因为这些小人物 丰富了大时代的故事

3老战友与小老弟再度同框 道不尽40年风雨

因为这些小人物 丰富了大时代的故事


1977年,叶超贵、黄科、张自鸿3位泰北孤军老战友,与小老弟叶超贵相约去相馆,留下珍贵的画面。(上图),这一天的傍晚,秋风微凉,四位故友话匣子热络,东拉西扯,虽然大多时候鸡同鸭讲、各说各话,但是,一甲子泰北华人的风风雨雨,都鲜活在他们眉宇间,融化在迴荡庭院的笑语中。(下图)

因为这些小人物 丰富了大时代的故事



泰国世界日报特约撰述张鸿高/特稿

因为这些小人物 丰富了大时代的故事


影中四人,由左至右:叶超贵、黄科、张自鸿、鲁大湛。三位相知相识超过一甲子的老战友,与小老弟叶超贵再度在泰北满堂村同框。张自鸿已中风10年,但仍能行走;黄科身体健康,唯记性稍弱;当年英俊挺拔、号称亚洲铁人的鲁大湛一场大病后智力退化,凭藉深厚情感的刺激,见到老友双手紧握不放,大声吆喝,令人动容;较年轻的叶超贵,耐心地服侍三位老大哥、充任传译。1949年国共内战,驻守云南国军阴错阳差撤退滇缅边区金三角;李弥将军壮志凌云,以个人私储收编退居缅境残余国军,适逢韩战,形成冷战,由国府、美国、泰国帮助成立云南反共救国军。1951年4月,李弥挥军反攻云南虽饮恨而退,却造成滇缅边区走廊真空,武装民兵、徒手壮丁及少数民族源源来归,游击部队声势壮大,反共士气旺盛。云南反共大学聚群英李弥将军体认部队战力来自严格训练,战后在缅甸猛撒成立云南反共大学,学员分队、分科受训。1952年中,22岁张自鸿、21岁黄科、20岁鲁大湛相继逃出云南老家,参加反共救国军,进入云南反共大学受训。张自鸿旁听7周后成立留训小组,鲁大湛随杨大灿部队、黄科随刘绍汤部队相继报到,3人变成反共大学政干队第二期同窗。

因为这些小人物 丰富了大时代的故事


在广裘的猛撒坝子上,军营栉比鳞次,青天白日旗飘扬,书声、答数声、军歌声响彻云霄,建机场、筑水坝,军民相处融洽,这是云南反共救国军的鼎盛时期。1953年3月,缅甸难容滞境外军、大举来攻,在萨尔温江畔爆发「沙拉战役」,因李弥已返台,由李则芬将军指挥,李将军下令,不到最后关头,政干队学员不准上前线参战,所以张自鸿等人留守总部,直到战争结束。战胜撤台 三人先后离散奈何战场上的胜利却在联合国的表决上受挫,国军被迫撤台。黄科随军撤台,张自鸿及鲁大湛留下后又投入由柳元麟将军领导、成立的云南人民反共志愿军,与缅军打打停停,总部先后由莱郎迁到老罗寨、党俄,最后在泰、寮边境湄公河畔的江拉扎营。张自鸿与鲁大湛一直在14师,1958年7月参加「安西计画」,于第二次反攻云南返江拉途中,张自鸿奉命往缅北招兵,与鲁大湛分手;而黄科又从台湾派驻江拉,与张苏泉、梁仲英等同志一起到金三角担任教官。造化弄人,1961年,缅甸与中共联合清逐,志愿军再度被迫撤台,黄科留寮北情报单位,鲁大湛进入泰北,张自鸿滞留缅北。1961到1981年是泰北3、5两军最艰困的时期, 既无国府支援,也受泰国圈地政策限制;流浪缅北的张自鸿千辛万苦将家眷从云南接出,在缅北山区种鸦片维生,最后再回到第3军第8纵队,驻守缅北马帮通路。鲁大湛仍留滞泰第3军第14师,先后参加敉平泰共的莱帕猛、考柯、考牙等战役;个性耿直的黄科,因受不了官僚长官而辞职,被情报单位除名,大半辈子从军却没有退休俸,只领得3个月资遣费。

因为这些小人物 丰富了大时代的故事


三人清苦度日 退而不休黄科与鲁大湛定居清莱满堂村,生活清苦;张自鸿从缅甸辗转来到泰北,老同学、老战友见面不胜唏嘘,一起在清迈师大后方租屋买卖玉石,1977年与小老弟叶超贵相约去相馆,留下珍贵的画面。叶超贵的父亲叶位中是第3军第14师41团团长,也住满堂,曾参加泰国剿共战争。1981年泰共被消灭后,部分官兵获得居留权,张自鸿趁此将家眷迁清迈热水塘,曾任第4届自治会长,划地基、筑马路、引自来水、建老人院,多所建树。黄科与鲁大湛则负责满堂村村务与建华中学校务,大小侨社活动无役不与,两人焦孟不离,直到老骥伏枥,仍退而不休。
上一篇:
下一篇: